关于我

因为我在等待永远...
头像cp: @安奈
头像by:村上UU

 
 

【零晃】无可救药

*吸血鬼×狼人,现代背景

*设定晃牙没有花粉过敏

——————————


01.

 

 

破旧的墙壁上爬满了蔷薇,纯白色的重瓣花朵于月夜中有着诡异的美丽,而在白天则是天使般的存在,吸引着花蝶来翩翩起舞。当阳光铺满庭院,就会有人推开门雀跃地跑出来,是个孩子,大概五六岁,有着一头柔软的灰发与金色的瞳仁,他一看有蝴蝶在蔷薇间流连就扑过去,然而扑了个空直接埋进如毛毯般的蔷薇里,鼻腔满是清冷的花香味。

 

“呼哇~”他好不容易挣脱出来,红扑扑的脸蛋上沾着些许花粉。

 

“注意点,别受伤了。”厚重的窗帘后传来低沉的笑声,小孩“哦”了一声,继续追逐着蝴蝶。

 

“还有把汝的耳朵收起来,晃牙。”

 

大神晃牙一惊,连忙举起手摸了摸头顶,那儿正竖起一对尖耳朵,周边毛茸茸的,手感非常好,“知道了啦,烦死了....”耳朵突然噗地不见了,灰发从指间滑过,他扬起得意的笑容。

 

木门被推开,满头大汗的晃牙跑了进来,在昏暗的空间里左顾右盼,寻找那人的身影。

 

“这里。”坐在沙发上的朔间零招呼他过去,并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毛巾给他擦汗。

 

“等等。”

 

晃牙躲开他伸过的手,头上戴着的白蔷薇花环摇晃了一下,惊起了一只伏在花苞里的蝴蝶,它展开漂亮的有着蓝色花纹的蝶翼,围着他们飞舞,晃牙笑着看了它好一会儿,才想起刚才要做的事。

 

“零,零。”他奶声奶气地唤零的名字,还挥着那肉肉的小手示意他低下头。

 

零乖乖地低下头,晃牙立刻拿出藏在身后的花环,踮起脚尖给他戴上,摆正后还拍拍他的头,毫无畏惧之情。

 

“真好看!”

 

小孩子的形容总是那几句“好玩”“漂亮”“好看”,“好玩”是形容游戏,“漂亮”是形容蔷薇,而“好看”是用来形容零。

 

“谢谢你。”

 

蔷薇的纯色衬得那人的皮肤更加白皙,零重重地揉了一把晃牙的头,鲜红色的眸子映出那孩子笑眯眯的模样。

 

这样两人就有一个相同点了,仅仅是花环的相同已经让从有了意识开始就跟在朔间零身后的大神晃牙获得满足感。

 

 

 

02.

 

 

 

斜着身子靠在椅背上睡着的人,睡颜恬静,微微张开的嘴被烛光抹上一层水色,过长的刘海软软地搭在鼻尖上,随着呼出的气体扬起又落下。缩在他怀里睡觉的晃牙还没有学会变成人型,他恍恍惚惚地睁开眼,发现自己正枕着他的手掌,低温的触感让他感到舒服,他忍不住蹭了蹭,毛发因静电而立起来。

 

“嗯?晃牙?”被唤醒的人说话了,声音是低沉的,带着浓浓的鼻音。

 

灰狼仰起头,亮晶晶的金瞳直勾勾地盯着他看。

 

“真是可爱喏。”他轻笑着用手揉着他的小脑袋,毛茸茸的,触感非常好。

 

 

而现在。

 

 

“小狗小时候很可爱哦,还没学会变成人型时总是跳到吾辈的膝盖上睡觉,小小的一只,超乖的,”零边回味那个画面边露出满足的笑容,然后后脑勺被包含着怒气的橡皮块扔中,“吾辈的心都快要融化.....好痛。”

 

“闭嘴,臭吸血鬼!”正在学习的晃牙吼道,“别吵着本大爷看书。”

 

“是是。”零修长的手指缠上卷曲的发尾,一圈又一圈,然后扯开,无聊地看着它散开,“狗狗汝是不是在学校里学到些什么奇怪的东西,脾气变得越来越大呢,吾辈可是很伤心啊。”

 

“没你这个总是犯老人病的吸血鬼严重!”晃牙又把手中的铅笔扔过去,这次早有防备的零侧头躲开,得意地笑着看他。

 

“现在做不出英语练习题的小狗也很可爱,过来吧,让吾辈教汝如何?”他扬扬手,微微向上挑起的眼尾有着说不出的魅力。

 

“不,需,要。”

 

晃牙被零的话语逗得烦躁,便怎么也记不起什么句式句型,只能瞪着那作业本发呆。

 

“这里做错了。”含着笑意的声音响在耳边,吐息染红了他的耳根,晃牙突然直起腰,捏紧了新铅笔。

 

“哪、哪里。”

 

“这里,这里啊。”修长的手指戳了戳晃牙的脸颊,换来对方的怒气:

 

“可恶,别逗我玩啊!”

 

“脸红的小狗太可爱了所以吾辈忍不住就....”无视他的挣扎,零从身后环住他,蹭上他的脸颊,“学习不好不重要,吾辈只想汝过得好好的。”

 

“说什么呢。”

 

“所以,无论汝做什么吾辈都支持,受到了侮辱就还击,受到了恩惠就回报,汝是个好孩子,只是陪伴吾辈于黑暗中太久太久了,不懂得如何去表达感情罢了。”

 

“.....你都知道了?”

 

“按道理来说,汝不会无缘无故换新的作业本,一是用完了,可现在只是学期初,二就是遭人欺负。”零说完最后一句时,抱紧了他,如同抱紧了自己的心脏,“笨蛋,别吞声忍气的啊。”

 

晃牙从小就被零捡回来,跟在他的身边学习,但那也只是些皮毛,长期不出门的吸血鬼对外面的世界早已失去了兴趣,有时候会对晃牙提出的问题做出认真的回答,有时候又会感到无趣敷衍他让他亲自去确认。当十七岁的晃牙提出要去人类学校里上课时,零二话不说帮他弄好入学手续。他的放任自由让晃牙感到不安,另一方面又对外面的世界感到好奇,就这样怀着期待与不安的他入学了,然后在第二学期受到其他学生的欺凌。

 

 “我....害怕会伤到他们。”晃牙的脸埋进零的双臂里,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这就是汝的温柔之处,从不伤害弱者。”零蹭着他的头发,往上面轻轻一吻,“不过,这样下去可是会被当成弱者哦,晃牙。”

 

 

 

第二天早晨零就被电话铃声吵醒,他慢悠悠地从棺材里探出手来,慢悠悠地走过去,电话已经是第二次响起。

 

“喂,你好。”已经知道是谁打来的,所以先扮演成正常的家长会比较好。

 

“大神同学的家长对吧,我是他的班主任。”班主任摸着他那光溜溜的脑门边语气不爽地说道,而且眼神往站立在一堆男生中间显得有些矮小的晃牙瞥去,“他和同班同学打架了。”

 

原本以为会听见对方家长弱弱地说出对不起我立刻过来的道歉话语,然而这位家长的语气有些不妙:

 

“这样啊,那吾辈....不对,我会负责他们的医疗费,接下来的事就拜托你了。”

 

“吾辈?等等,您家的孩子打架了,身为家长的您应该过来学校一趟啊。”

 

“我家晃牙并没有做错,倒是那几位先欺负人的同学,这次就当是买了个教训吧。”零清了清嗓子,低沉的、带着笑意的嗓音如同恶魔的低语:“再出现欺凌事件,就直接当退学处理吧。”

 

靠近老师那边的男生们都听得一清二楚,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唯有晃牙,依旧保持着微微低下头去装作内疚的样子,头发垂下,遮住他勾起的嘴角,能够感觉到,体内升起压抑不住的兴奋与感动。

 

兴奋是朔间零在变相夸奖他,说他做得好,以牙还牙才是他们暗夜之物的正确做法;感动是零作为家长第一次露面,他再也不用被其他人嘲笑没有父母,也不用在家长会上看着空荡荡的座位发呆。

 

朔间零是他唯一的家人。

 

零挂掉电话,又拨了一通电话给校长——他的好友,吸血鬼“三奇人”之一,日日树涉。

 

“Amazing——零你居然会打电话给我。”

 

“还是一如既往地吵闹呢,涉,明明上次才打过给汝。”

 

“也对呢,上次帮你搞定了那孩子的入学手续,不过那只是举手之劳,所以这次你又有什么要拜托我?”

 

“他的班主任,各种意义上来说都让人不爽啊。”

 

“你还是一如既往地傲气呢,零。”利用朔间零刚才说过的话语反击成功,感到心情舒畅的日日树涉哈哈大笑起来,在校长办公室的座椅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我明白了,原本就有想要除掉他的想法,现在正好,我就借旧友的吉言就此处决吧。”

 

“就这么说定了。”零无奈地笑了。

 

“我一视同仁地爱着全世界的人们,而你,看来跟我不一样呢。”

 

“我只想保护好唯一的家人。”

 

被爽快地挂掉电话,日日树涉扶额,转过皮质座椅看向窗外:“如今拥有家人的你是不是已经失去了獠牙?”

 

 

 

03.

 

 

 

虽说打架打赢了,但晃牙还是受伤了。被他压倒在地接受他拳头的人挥舞着双手,没修剪过的指甲刮过他的脸颊,留下一道伤痕,血从翻开了皮的伤口里渗出来,凝成一颗血珠,被晃牙粗鲁地用手背蹭走。

 

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零的身影隐在幽暗的空间里,推开门的晃牙毫无防备地被吓到,差点把头顶的那对耳朵给蹦出来。

 

“过来,晃牙。”零笑眯眯地冲他招招手,赤红的眼瞳里一点笑意都没有。

 

零只有在两种情况下才会唤他的名字,第一种,在两人接吻入情时;第二种,生气的时候。

 

晃牙乖乖坐下来,悄悄地用余光去瞅他,视线相撞间,零一把揪过他的领子,让晃牙更加靠近他。

 

“这么好看的脸蛋居然受伤了,那个人还真是不懂得珍惜。”零眯起眼,一抹危险的光亮划过宝石般的瞳仁,晃牙不说话,咬紧了唇。

 

“怎么,不解释一下吗。”

 

“只是意外而已,本大爷有好好地揍他一顿补偿回来。”明知道解释没用,但他还是理直气壮地反驳回去,。

 

“那就好。”

 

零松开手,晃牙顺势跌回沙发上,被欺身而上的人压住双腿。趴在他身上的零轻轻地吻着那道伤口,如同羽毛扫在伤口上,晃牙忍不住发出呻吟。

 

“唔、等等,吸血鬼混蛋。”

 

“怎么了?”

 

“还问怎么了!快点从本大爷身上滚开!”

 

“小狗汝还真是,欠缺调教啊。”零伸出湿润的舌头舔了一下,引得身下的人倒吸一口气,“都快成年了还需要吾辈去教汝正确的防卫方法吗?”说罢,还故意把他的双腿夹紧。

 

“可恶....放开我!”晃牙用力地去推他,反而被他抓住双手紧紧不松开。

 

零咬上他的唇,慢条斯理地舔了一圈他的口腔,逗得那人脸红耳赤,只能喘着气发出含糊的抗议声,他的舌头被零轻巧地缠住,两种唾液混在一起,晃牙能够尝到散开在口腔中的属于自己的血味。他慌张地睁开眼,看到那张精致的脸蛋放大在眼前,细长的睫毛扫过自己的眼睑,他们吻得更深。

 

“嗯...许久没有喝过血了,一如既往的难喝,不过因为是汝的,所以吾辈不讨厌。”

 

“呼哈....”趁着零发出吐息般的低语稍微松开他的时候晃牙迅速别过脸去结束了这次的舌吻,不知是谁的唾液留在嘴角,被零舔去。

 

两人重新坐好,零给那道伤口上药,贴上一张印有小狗卡通图像的止血贴。果不其然,晃牙透过镜子看到自己滑稽的样子,差点把手中的镜子给甩到他脸上。零忍着笑躲开晃牙扔过来的抱枕,还趁机伸手揉乱他的灰发,惹得他哇哇大叫。

 

四面环树的城堡里,传来了怒吼声,惊起了住在寂静的树林的鸟类。

 

这种幸福的生活还能维持多久,谁也无法预计,只能说,趁着现在喜欢的人还在身边,就多多珍惜他。

 

 

 

04.

 

 

 

空荡荡的椅子,处于光与暗的分界线之间。身边的同学都在和父母打招呼,只有他,呆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接受他们投来的嘲讽视线。

 

“大神该不会是没有父母吧。”

 

“难怪脾气这么暴躁,原来是缺乏父母教养啊。”

 

虽说这些话语的音量只是用来咬耳朵,但还是被听觉灵敏的晃牙听见。

 

晃动的人影,恶心的碎语,画面重叠又重叠,晃牙感觉胃部在翻涌,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

 

宛如死神的手想要掐住他的脖子,一双,接着一双,数千双手伸向他,他恐惧地看着它们,不断地退后退后。

 

“小狗,小狗?”

 

有人在叫他,必须得醒过来才行。

 

这是梦,一个属于大神晃牙的噩梦。

 

但这也是现实。

 

他猛地睁眼,发现自己正死死抱着零的手臂不放。

 

“真是吓死吾辈了,啊,虽说吸血鬼不会死的,汝还好么?”

 

“大半夜的还叽叽喳喳个不停烦死了。”晃牙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变得沙哑,疑惑地看向零,对方无奈地撩开他湿漉的刘海,擦去额间的细汗。

 

“汝一直在喊吾辈的名字,听起来很凄惨呢,汝这是梦见被丧尸追赶了?”零的姿势有些别扭,左手手臂被晃牙抱紧,他只能用右手环住他的腰,让他靠在肩膀给予一些安慰。卷曲的发尾垂到眼前,晃牙摇摇头想要蹭走,耳朵因放松警惕而竖了起来,耳尖扫过零的下巴有些酥痒,他只好先拨开半长的黑发,然后捏了捏那只尖耳。

 

“要喝水吗?”

 

晃牙再次摇头,缩在怀里的他闻着零身上的味道感觉好多了,心情渐渐冷静下来,他试着控制魔力把那对毛茸茸的尖耳隐去,然后闭上了眼,沉睡过去。

 

今夜的云层很厚,遮去了皎洁的月光。在黑暗中如同红灯般亮起来的双眸注视着熟睡的人,手一下一下地抚摸着他的头。

 

 

朔间零明白,自己没有作为家长参加家长会这件事对于晃牙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影响。那天回来的晃牙并没有说什么,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任他敲门都不应。之后那孩子的性格就变得越来越恶劣,虽然他嘴上没有说什么,但零还是知道晃牙在怀疑彼此的关系,他们到底是父子,还是伴侣。

 

然而零选择了第三个选项,家人。

 

家人,对于彼此来说是对等的、特别的存在,需要互相去保护,去珍惜,去爱,也可以说它是一个必须让两人一同背上的包袱。两个不同种族的生物走在一起本来就是一个荒唐的笑话,现在还说要当彼此的家人,估计会引起两族的不满,所以很早就发现了零的想法的日日树涉才会问他那个问题。

 

一只小蝙蝠飞了进来,停在窗台上,安静地等待收信人的过来。

 

零冷笑一声,最终还是来了。

 

他吻了吻怀里的人,就这样继续保持着这个姿势闭眼沉入梦乡。

 

许久没有燃起来的身体,在这一刻做出了决定,只等着一根火柴,擦着往他身上点火,让他彻底燃烧起来。

 

 

 

05.

 

 

 

“你不是不喜欢出席这种晚会吗,为什么突然说要去?”

 

晃牙盘腿坐在衣帽间的地上,托着腮看零在镜子前转了一圈后满意地抬起下巴打了个漂亮的温莎结,一身纯黑色西装衬得那人的身材更修长,半长的头发用红绳扎起,看似随意慵懒却有种说不出的魅力,这么高贵傲气的朔间零晃牙还是第一次看见,仿佛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冻得瑟瑟发抖快要丧失意识的狼崽于雪地中遇见优雅地撑着伞的吸血鬼。

 

“哼~毕竟是旧友的聚会,不可不去。”

 

零冲他眨眨眼,向上挑起的眼尾带着魅惑的味道,他缓缓走过去,弯腰,捏住晃牙的脸往上面用力地亲上一口,“吾辈的孩子就乖乖待在家里等吾辈归来吧。”扎起的发尾从后颈滑落,扫过晃牙的鼻尖,他不作声,嫌弃地拍开他的手。

 

“说完就快点滚,别迟到了。”

 

“好。”零笑了,还不忘先揉一把他的脑袋。

 

帮忙把同样纯黑的斗篷披上,他目送零出门,看他一卷斗篷化成蝙蝠飞向天幕,这才关上门,赤脚走过走廊,爬上二楼楼梯走到尽头的书房里。

 

趁着周末他决定打扫一下书房,零很喜欢在书房里睡觉,明明自己有比书房更大更舒服的卧室。拉开厚重的布帘,让傍晚的阳光填满整个房间,书架和桌子都蒙上一层灰尘,只有那个放置在墙角的棺材是一尘不染的,这种对比很可笑,晃牙无奈地摇头,开始整理书籍。灰尘呛得他不行,他不得不戴上口罩,仅露出金色的眼睛。浮动在空气中的灰尘染上金灿的颜色,地面上堆积起来的书籍像小山一样,其中有很多晃牙读不懂的旧书,泛黄的纸页说明了它的价值。

 

“嗯?”

 

从两本书之间拿出一个薄薄的相册,唯有这个没有粘上灰尘,说明主人总是翻看它。晃牙干脆推开棺材盖子坐进里面就着投进来的光线打开相册,寥寥几张照片,最特别的一张就是零把还是狼崽的晃牙抱在怀中笑得一脸灿烂的看向镜头。晃牙突然觉得鼻子很酸,捏着照片一角的指尖捏得发红。

 

等零回来再合照一张吧,这样想着的他合上相册,背过身去侧躺在铺有柔软床垫的棺材上,嗅着零残留下来的味道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已是晚上,外面一片漆黑。晃牙的脖子很痛,估计是因为睡姿不正确造成的,他骂骂咧咧地活动一下脖子,一头灰发凌乱得很,发丝不听话地向外翘起。他下楼,摸黑点亮了蜡烛,火光亮起,他习惯性回头去看,并没有看见那个偶尔会懒得上楼直接睡在沙发上的吸血鬼。差点忘了他去参加旧友的聚会,肚子发出咕噜噜的声音,他只好自己去弄点吃的。

 

 

这时木门被敲响,伴随着吵闹声,嗅着空气中若有若无的熟悉味道,晃牙眯起了眼。

 

是同类的味道。

 

这十六年来,他未曾遇到过同类,那是因为零有刻意地让他避开他们,晃牙也没有问过零关于自己的身世,反正他肯定是属于被抛弃的那一方。

 

噩梦的画面突然蹦出脑海,数千双手从黑暗中伸向他的脖子,吓得他连连退后,在没有零的保护下他不过是一个连毛都没有长齐的狼人,他一步一步地退后,直到背脊撞上椅背,发出砰的一声。

 

“果然有人在!”

 

“是那个大神晃牙对吧!”

 

“喂,快出来,我们是狼人族,来接你回去。”

 

晃牙冷笑一声,手抓紧了椅背,青筋爆出,他很愤怒,但又意外的冷静,“本大爷的归属就在这里,想要本大爷出来就求本大爷啊!”

 

外面的狼人们被激怒,把木门敲得砰砰响,晃牙能够听到门身发出轻微的呻吟声。

 

突然间,世界像是停止了运转,变得寂静无声,耐不住好奇心的晃牙趴到门上,侧耳倾听。

 

“小狗,出来。”

 

“!!!”

 

竟然听见吸血鬼混蛋唤他的名字,晃牙半信半疑地打开门,透彻的金瞳映出门外的画面,魁梧的狼人们占满了整个庭院,举着火把,亮着獠牙,而在他跟前,仅仅一个修长的身影如今在他们的对比下成了瘦小的象征,朔间零没有回头,只是稍微侧过去用余光瞄他:

 

“趁着吾辈出门居然敢过来这边搞事,这么可爱的小家伙,吾辈可不舍得还给汝等。”

 

“别开玩笑了,”为首的狼人穿着现代人的便服,但结实的胸膛快要把衣衫撑爆,他往前一步,露出不友好的笑容,“区区一个吸血鬼竟敢把狼崽捡回去养,真不怕他长大后会反咬一口?还是把他交给我们慢慢调教吧。”

 

“当初是汝等把瘦弱的他驱逐出去,现在倒是想要回来,到底是谁在开玩笑?”零抖开斗篷,遮去一半晃牙的身影,“吾辈的孩子由吾辈来守护,这是跟他很早就约定好了的。低等的生物快点滚出吾辈的领地,回去舔奶吧。”

 

“.....零。”晃牙轻轻地叫他的名字,收到狼人惊讶的眼神后胆大地拉过零的手,与他并肩而站。

 

“晃牙?”零疑惑地看着他。

 

“本大爷是不会和你们回去的,本大爷的家人只有一个,”晃牙镇静地说出内心话,温暖的手握紧了冰凉的手,“就是朔间零。”

 

“所以你们可以回去了吧?”

 

“......”

 

“小狗居然承认了饲主,吾辈好开心喏。”零用空出来的手捂脸哭泣,吓得晃牙寒毛都起来了。

 

“喂!别哭啊!!搞什么在这种情况还能哭出来?而且本大爷是狼啊啊啊啊!”

 

“骗你的。”零的狡黠笑容从手指缝隙中露出来,赤红的眼瞳亮晶晶的。

 

“可恶,你这混蛋!”

 

狼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一脸茫然,唯有首领冷眼盯着他们。

 

“怎么,还是要夺回汝等的弃子么。”零换上另一张冰冷的面具,还挑衅般舔舔露出的尖牙,“别忘了,吸血鬼也是有獠牙的。”

 

“不想被团灭就给本大爷滚。”

 

低沉的声音如同利剑刺进每个狼人的脑袋里,有的甚至连火把都举不稳,掉到地上烫到自己的脚痛得哇哇叫。

 

“我们走。”

 

狼群渐渐散去,庭院里又变回了一片空地,缠在栏杆上的黑蔷薇开得正灿烂,被血红色的月光染上诡异的色彩。零看着那片由花重金请来的园丁修理得漂漂亮亮的草地被那帮狼人踩成一片狼藉就觉得心疼,不由叹起气来。

 

“喂!”晃牙用手肘撞撞他,“给你造成麻烦,抱歉啦。”

 

“为什么要由汝来道歉?”零歪头看他,然后想起了什么,边挽袖边说,“他们还没有跟吾辈道歉,果然要他们来赔偿草地的修理费用。”

 

“等等!别这样啊喂!”晃牙望着瞬间换脸的零,扑哧一声笑出来,“吸血鬼混蛋你还真是无药可救。”无论是只身挡在家门前,还是默默在身后保护他,每一件事都让晃牙觉得很不可思议。

 

笑起来像个长不大的孩子的晃牙被他拥入怀,清冷的蔷薇花香似乎和他的体香融在一块,非常好闻,晃牙忍不住用鼻子蹭了蹭他的胸膛,抬起双手环住他的腰。

 

“对啊,吾辈真的无药可救了。”

 

 

 

 

06.

 

 

 

正在低头玩手机的摄影师发现自己脚边多了个影子,立刻回头看向出现在身后的老板,偷偷收起手机。

 

“噗咔~噗咔~你又在偷懒啊,算了,门口来了客人,你去迎接吧。”难得老板从浴缸里爬出来交代任务,那么这次的客人肯定是位贵客,摄影师连忙跑去开门。

 

雨季的天气捉摸不透,出门前是阳光灿烂,不一会儿就乌云遮头,下起暴雨。幸好晃牙准备了雨伞,在人群往有遮雨的地方跑去时,他撑开黑色的伞,遮住了身边的人。

 

“吾辈可是很不喜欢下雨啊。”零摇着头走进去,冲照相铺的老板——深海奏汰点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揽过从旁边探出头来好奇地观看的晃牙的肩膀走上二楼,他偶尔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来这里和旧友聊天,谈谈当年的趣事。

 

“你很熟悉这里?”

 

“或许吧。”

 

“什么啊这种含糊不清的回答正让人不爽!”晃牙瞄了眼跟在后面的摄影师,乖乖收敛了些许。

 

“两位这是什么关系?”看着两人暧昧不清的关系,摄影师忍不住发问。

 

“拍个照也要问?”晃牙一愣,硬是说不出来。

 

“拍出一张好的照片,得要深入了解,体会事物中的美好....”

 

“情侣。”零爽快地打断他的话。

 

“啊?”晃牙和摄影师异口同声地说,然后前者从零身边弹开,“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不是家人吗?”

 

“晃牙不是很喜欢吾辈吗?吾辈也很喜欢汝。”

 

“这什么跟什么啊?”突然的告白令晃牙手脚无措,在失神的一瞬间被他拽入怀里,羞得他脸红耳赤只能不停地挣扎,“放开我!吸血鬼混蛋!”

 

咔嚓——

 

 

 

“真是张好照片呢。”深海奏汰凑到摄影师身边,看着电脑屏幕上放大的照片说道。

 

“是啊。”

 

照片中的朔间零拥着长大成人的大神晃牙正笑得一脸灿烂的看向镜头。

 

END

——————————

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明明说好的控制在五千字内(吐血

表白朔间零

评论(6)
热度(314)

© 百香番茄糖稀 | Powered by LOFTER